遷西歡迎您!
當前位置:首頁 > 板栗之鄉 >板栗文化

毛澤東種下板栗樹

< 返回 信息來源:人民日報文藝 譚仲池 發布日期:2017-12-24 瀏覽次數:4236

  這棵板栗樹,一直在我心里蔥蘢著。


  端午節的前三天,我到文家市鎮的鐵爐沖,看望這棵常在夢中念想的板栗樹。


  中午的太陽光溫柔而燦爛地,照耀著蒼翠的黃土嶺和流淌的南川河。山前、坡邊、河畔綠樹掩映的,是極富客家風格的紅磚小樓,點綴著山野的秀麗風景。


  1977年的秋天,我來文家市采訪,為創作《秋收起義》組歌收集素材。當時,聽說文家市鎮附近的鐵爐沖,有一棵毛主席栽種的板栗樹。我在老鄉的指點下,沿著崎嶇的山路去找尋這棵樹。那天下著細細的秋雨,雨絲晶瑩如簾,掛滿了山坡的樹木。透過雨簾,看見泛紅的楓葉,似火焰般鮮紅地簇擁在一片綠色的叢林里。


  我登上鐵爐沖半山腰,板栗樹就出現在我的眼前。這棵枝繁葉茂、高大挺拔的板栗樹,像一個偉岸的巨人,揚起強健的手臂,托著蒼茫的云天。我走上去用手輕輕地撫摸樹木,感到有一股暖流涌入胸腔。這時,離板栗樹不遠的土墻老屋里走出來一位老人。他見我們這樣專注,便主動地指著板栗樹給我們講起了毛主席當年種樹的故事。


  那是1917年的冬天,毛澤東和他在長沙第一師范的同學步行三百多里來到文家市做社會調查。在十多天的社會調查中,毛澤東始終堅持早上爬山鍛煉身體,每天還幫忙挑水、種菜。離開鐵爐沖的前一天,毛澤東親手在山坡前栽種了這棵板栗樹。有同學說:“你家離這里遠,種這個干什么?”毛澤東回答道:“這叫前人種樹,后人吃果??!”


  今天,我重來瞻仰心中的板栗樹,它已經變得更加粗壯挺拔,長成了參天大樹。它的四周已經長出了上百棵大小不一的板栗樹,手牽手地筑起了一座板栗樹城,還有香樟、青松、蘭竹、銀杉、紅桎木簇擁著它。望著這棵聳立在我眼前已經穿越了一個世紀的春夏秋冬的板栗樹,我浮想聯翩。我在想,在這漫長的風雨歲月里,它一定經歷了無數嚴寒酷暑煎熬,甚至冰刀霜劍,火燒雷劈。我從巨大樹干上的樹皮,看到了逝去的時光在樹上雕刻下的滄桑痕跡。然而,遮天蔽日的樹蓋和舒展如虹的虬枝,泛著濃濃綠色的葉片,卻依然蓬勃著盎然生機。我驚嘆于這棵板栗樹的強大生命力和不老的昂揚雄姿。


  睹樹思人。此刻秋收起義的號角就在我耳邊響起,第一面鮮紅的工農革命軍軍旗,就在眼前迎風招展。里仁學校的教室里明亮的馬燈,照耀著雙雙發亮的眼睛。會師坪操場上林立的梭鏢和風火墻上的翹角,在陽光里放射著奪目的光芒。誰能想到栽種這棵板栗樹的毛澤東,十年后的1927年9月9日,親自領導了湘贛邊的秋收起義,在危急關頭,果斷決定秋收起義部隊到文家市會師。


  原來歷史和時光竟會如此地巧妙契合。


  板栗樹的根,從此更深地扎進了這片豐厚的紅色土地。


  美國作家海倫·福斯特·斯諾1973年來文家市訪問,她在《毛澤東的故鄉》一書中寫道:


  1927年,毛澤東主義在湖南瀏陽縣問世。在文家市的這所學校里,人們能感覺到深邃的毛澤東神話。正是湖南瀏陽這所古老宗祠里,毛澤東1927年召集了一千多個英勇的青少年,把他們武裝起來,他們的武器主要是紅纓槍和紅纓思想。這個會議投票通過繼續蔑視一切上帝、所有的地主、所有的反革命勢力,向客家聚居的綠林井岡山根據地進軍。


  我向外望去,掠過山頂,向湘贛邊界的“井岡山根據地”凝視。1927年后,部隊在那里打了許多次小仗,才得以保存下來。


  這段簡練而樸實的記敘,揭示了這片紅色土地曾經書寫的悲壯和光榮。


  也就是在里仁學校后棟,被稱為“成德堂”的寬闊教室里,借著數盞馬燈凝聚的光芒,毛澤東主持召開了前敵委員會會議。有“中流擊水”的江海壯志,胸懷“改造中國與世界”遠大目標的毛澤東,堅定地在這片紅色的土地上做出最果斷的抉擇。


  1927年9月19日夜晚,這是一個不尋常的夜晚。里仁學校的走廊上,操坪的臺階上,站滿了起義戰士。他們沐浴著潔白的月光,閃耀著一雙雙充滿期望的眼睛。他們知道,這是一個決定工農革命命運前途的夜晚。此刻的會議里,爭論異常激烈,已經幾個夜晚反復思考的毛澤東,終于在總指揮盧德銘的有力支持下,通過投票,確立了向羅霄山脈南段轉移的戰略抉擇。他指著從里仁學校借來的地圖上標出的羅霄山脈位置說:“我們要到這眉毛畫得最濃的地方去當山大王。我們這個山大王是特別的山大王,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工農武裝,中國政治不統一,經濟不平衡,矛盾很多,我們要找敵人統治薄弱的地方?!?/p>


  這就是“紅纓槍”賦予毛澤東的天才視野,是“紅纓思想”指引著槍桿子出政權的光明前途。就在這一瞬間,從板栗樹、紅纓槍,到第一面軍旗,召喚著這支軍隊,走向萬水千山的漫長征途。這片紅色土地,又雕刻、承載了多少偉大而沉重的歷史使命和風云變幻。


  九月里來黃花香,九月里楓葉紅山崗,毛委員來到文家市,帶領大軍上井岡。紅色土地上的人民群眾唱著自己編的歌,展開了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繼續堅持與反動派展開斗爭。他們不怕國民黨反動派一次又一次的進剿反撲。他們堅信毛委員指揮的人民軍隊還會回來。


  1930年,贛南、閩西地區紅四軍、紅十二軍和紅六軍在福建長汀合編為紅一軍團,毛澤東任前委書記兼政委,朱德任總指揮。8月20日凌晨,紅一軍團突襲文家市,不到四個小時便全殲了敵三個團加一個營,擊潰一個團,斃敵旅長戴斗垣和一個團長,俘敵一千余人,繳獲長短槍一千五百余支,機槍三十七挺。文家市大捷是紅一軍團成立后取得的第一次重大勝利,也是紅軍初創時期一個成功的突襲戰例。


  我依然在板栗樹前佇立,不舍離去。我在細細端詳,樹杈間又綻放的新枝綠葉。我知道,不論是腥風血雨,白色恐怖,艱難困苦的日子,還是驅散迷霧,陽光明媚,鮮花開放的季節,這片紅土地上的鄉親,總會來這里呵護、守望這棵板栗樹。從它身上,凝望信仰的璀璨,力量的蒼郁,意志的堅挺,夢想的金黃和氤氳不息的生命蓬勃。


  我款款俯下身子,捧起一把板栗樹扎根的紅色泥土,感到有一股溫熱沁入手心。我的心在激烈地跳蕩,它要飛出胸膛,穿越歲月的時空,重新越過萬水千山,去尋找紅軍留下的腳印,去品味毛主席詩詞中“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的最高精神境界。


  板栗樹不會老去,它永遠像一面旗幟、一座燈塔、一所學校,年年歲歲,把光芒、雨露、清涼和香甜送給人間。



冰球图片卡通 浙江6 1开奖20016 2020年年香港今晚开奖结果 彩票幸运农场 什么游戏可以赚钱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查询百度 两码中特开奖现场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告 财神捕鱼怎么偷分 麻将 黄大仙精准码最全资料